異端病幢
某無聊生物用來發瘋的無聊場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トラックバック(-) コメント(-)
啪啦啪啦 ~~
『喀嚓喀嚓』

斷章,或者截面.

因爲它們瑣碎而突兀的存在,讓整個日子突然變得溫情脈脈和感傷起來.
蘋果裏埋著青澀的星星,胡蘿蔔種著沈積層的貝殼.

這些纖細的線頭無端端地爬滿了歲月的長毯,跟著一路走,走進森林,看見啞巴的熊貓和長壽的苔蘚,回過頭來就完全忘記了我們一腳一腳踩下的其實是那樣蒼白的天日.


在長長的頁面,或許會因爲這僅僅是我任性的一聲歎息而錯過了.
或許就是這樣的倉促,才使得它有了一絲悲涼的意味.
有些東西是因爲身上塵埃仆仆的氊子,有些是以爲過眼即逝的悲傷.
那些悲傷本無實體,就是因爲時間罅隙裏一個過眼,流出色的汁液.


果真是很短暫的時光,就像個無名樂隊的PV一樣吐納著以秒爲單位的時光.
那個時候我們就不再站在現世對面,任由幻想消失.
我們的腳下踏著鮮明的雪,臥倒在這個截面,小提琴享受著斷章的華麗,情緒被誇張地緊繃.


從哪個角度看過去,誰都在波瀾不驚的日頭下揮汗,都不知道歡喜離開的人們是被什麽推搡了一把,於是我們容易變得溫和與平靜,所以我在這裏留下一個斷章,掰開的時候確實聽見了有些淒慘的喀嚓聲.


斷章,或者截面.


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簡單的東西脫離了我們的視線,冒出悲傷的青煙.



夏天裏不要下雪,冬天裏昂貴的月季.

+++++++++++++++++++++++++++++好鬱悶啊分隔綫+++++++++++++++++++++++++++++

叮咚~!!
咳~
現在是解惑時間
關於本人的『16夜の月-夢囈-』其中有一段
"我僅僅渴望夢見你
囈語,焦慮,妄想..
孤獨的糖
熱烈的迷惘"

然而大家好像對"孤獨的糖"感到不解
或者解出一些奇怪的東西
呃...是我的表達方式有問題嗎?
我在這裡用這個"糖"自然不是指真的糖..
糖是甜的..大家難道不知道麽??
甜通常代表的是快樂或者幸福之類的事物....
都說到這份上了...你們縂不會還不明白"孤獨的糖"所指的意思吧?

另,看見大家都喜歡
"可是,
我夢見的卻是我,
對你屍骨未寒的愛"
我很高興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試作品神話
"受不了永無休止的平淡無奇的每一天,因此去殺人。"

以這樣一種詭辯式的理由去殺人或者把它作爲殺人的理由,現在想來,那真是很幸福的上一個世紀的故事。

那時候被平淡無奇的日常生活擁抱著,就像擁抱胎兒一樣——這是多麽快樂的事情啊。

可是現在我們已經失去了這種快樂,即使我們發覺了這一點也已經太晚了。

當然我們中大部分人還沒有發現我們已經失去了我們的全部.

許多傢夥都毫不在乎的認爲現在什麽都沒有結束,他們還堅信什麽都沒有終結而無憂無慮的生活著。



Aoi失蹤後不久,也就是戰爭結束之後不久,曾是一個落魄的文學者的東京都知事宣稱進行防災訓練而進行自衛隊總動員的那一天。

因爲我是一個剛剛升遷的刑警,所以不得不充當權力的走狗而準時出去擔任警備巡邏任務。

銀座的大街上戰車在奔馳,但是東京都市民誰也不覺得不可思議,反而是我對這些漠然的東京都市民感到不可思議了。

難道在他們的感覺上,現在已經是戰爭時期了嗎?

可是,這可不是漫畫雜誌上的最新漫畫連載啊!

對於正在自己毫宅的客廳裏被美麗的少女所包圍的都知事來說,這可能只不過是一場心情舒暢的戰爭遊戲。

我想分不清現實和假像的傢夥們在老牌政治家裏面也有很多,可是又有誰注意到這些有了一點點力氣就趾高氣揚的傢夥們呢?

那些小孩子們即使是把現實和遊戲混同起來也不過頂多是殺一個或者兩個人。

而政治家們就不一樣了,他們甚至可以引發一場真正的戰爭。

算了,我想說的就是:對於那些受不了日復一日無聊的生活,正等待著哪一天忽然爆發什麽事情的傢夥們來説,這也是一個並不怎麽差的時代。

戰爭馬上就要開始了。

在誰也沒有注意到的時候。

很棒吧?
『16夜の月』
16夜の月-夢囈-
詞:Ame


寂靜無人的地方
暗的浮萍悄悄蔓延

天上的殘月
它不可一世的空虛
將我的歡愉
變成過眼即逝的悲傷

荒蕪的心
蒼白的眼,
你收藏着,等待着,釋放..

我僅僅渴望夢見你
囈語,焦慮,妄想..
孤獨的糖
熱烈的迷惘

可是,
我夢見的卻是我,
對你屍骨未寒的愛

失卻的體溫爲了誰
流動着血紅色的暗語
要說給誰聼...
雷同的夜月無奈的挫折

在第十六夜..
只為片刻的幸福,
也請你抛棄
那痛的奢靡...


以上,invk歌詞徵文『16夜の月』 By Ame
[『16夜の月』]の続きを読む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